安然、9.11与皇帝的新衣

何 帆

   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在评论安然事件的时候曾经谈到9.11事件。尽管这两个事件都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震动,但是在克鲁格曼看来,它们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偏激一点地讲,可以说9.11什么也没有改变,而安然事件改变了一切。这是因为,9.11的恐怖袭击是来自外部的冲击,它并没有对美国的政治经济体系带来实质性的破坏。尽管它让美国人第一次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恐惧和悲伤,但是恐惧和悲伤都是很容易被忘记的。阿富汗战争的胜利、经济复苏的征兆和圣诞节的欢乐气氛很快就冲淡了人们对9.11的记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然而,在克鲁格曼看来,安然的倒台决不仅仅是一个公司的衰败,它预示着人们对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的信心的丧失。信心的丧失可能是永远的,而且信心丧失之后一定会发生危机。我们目前所不清楚的,只不过是这种失败的程度和可能爆发危机的时间。

  从亚当斯密的时候起,经济学家就已经注意到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尽管这种分离能够促进资本和企业家才能的分工与合作,但是也给企业管理人员通过所谓的“内部人控制”侵蚀股东利益留下了漏洞。后来,人们尝试并完善了各种各样的制度以防范“内部人控制”,比如现代会计制度、独立审计制度、证券监管等等。安然事件证明,所有的这些制度都已经被腐化。尽管这些制度的设计煞费苦心,日益精巧,但是在这场安然事件中,按道理应该扮演独立公正角色的中介结构和管理机构,却由于利益的诱惑或权力的威胁,统统被拉下水。

  当1997年亚洲国家爆发金融危机的时候,有的美国学者把东亚金融危机的成因归结为亚洲的“裙带资本主义”,即在一些亚洲地区,官员和企业、银行和企业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表面上看,美国的情况比亚洲国家要好得多,毕竟,布什总统并没有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出面保释安然,而是听任其破产。安然似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然而,从最近披露的一些内幕报道来看,美国的“裙带资本主义”丝毫不亚于亚洲。当布什公开说安然的董事长Kenneth Lay曾经是他的政治对手,而财政部长Paul O'Neill也声称“公司来的来,去的去,这才是资本主义的精髓”时,他们不过是急于辩白自己的无辜,或是隐藏事实的真相。

  事实上,安然的发家与布什及其政治盟友的发迹近乎同步。早在1990年代初,安然便曾经获得老布什的特许,使得其能够不受当地的法律限制,以能源设备供应商的身份销售能源。其后,安然投桃报李,为小布什的上台充当主要的“金库”。自1993年以来,安然向小布什捐款200万美元。另外,安然的主席肯尼斯·莱还以其他方式给小布什价值30多万元的个人捐助,是鼓动布什参加总统选举的强力支持者。100位参议员中有71位曾获得安然捐款,23位国家能源委员会成员中有19位得到过安然资金支持。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安然的董事长Lay先生敢于威胁前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的主席,如果想要保住职位就要和安然合作。所以,安然没有得到政治保护不是因为它和政府没有瓜葛,反而是因为它和政府的瓜葛太深了才“罪孽深重”,必诛之而后心安。

  安然的倒台并不意味着美国政治的空气已经得到净化,事实上,就在安然事件发生的前几天,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就通过了一项减少对电力企业污染排放管制的法律,据悉,这些法律的通过将给不少与布什政府有密切联系的大企业带来数以亿计的丰厚利润。CBS市场观察的编辑指出,一小撮企业领袖对布什政府的决策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一份叫Red Herring的财经杂志披露,有一家叫做Carlyle Group的公司专门低价收购即将破产的国防企业,然后通过关系搞到政府的大批订单,转眼便能够赚个盘满钵满。其雇员之一就是前总统布什,而在去年10月之前,本拉登家族是其主要的投资者之一。

  安然已经从美国股票市场上出局了,但是不少熟悉美国股票市场的人都指出,安然并不是惟一的例子。安然出事之后,美国的财经记者们倾巢出动,寻找上市公司的丑闻。现在,投资者们对会计公司、华尔街的证券分析师甚至是证券监督机构都失去了信任,他们聚集在yahoo上发帖子,猜测谁是下一个安然。,AOL-时代华纳,贝尔南方,思科,几乎一半以上的上市公司都遭到股民们的猜测。从盲目轻信到怀疑一切只有一步之遥。如果这些有问题的公司都像地里的红薯一样一个连着一个被连根拔起,美国股市乃至美国经济的覆灭之日便会到来。

  小孩子的实话道出了皇帝新衣的真相。但是故事并没有结束。现在大家都知道皇帝光着屁股走在大街上,而皇帝的大臣们都是些只知道说瞎话的废物。皇帝彻底失掉在公众中的信誉,早就觊觎皇位的潜在竞争者乘机大肆鼓噪,而不甘心放弃皇位的皇帝自然要全力镇压,一场内战爆发了,成千上万的人口流离失所,整个国家陷于瘫痪。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孩子的实话。信心和信仰丧失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可能丝毫也没有心理准备。但是,我又实在不忍心责备那个小孩子。毕竟,虚幻的信心迟早总要崩溃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电话:86-25-4783450 4783451 4783441    广告:86-25-4783450
制作单位:新华通讯社江苏分社网络中心